爸爸的花兒落了 林海音

新建的大禮堂裏,坐滿了人;我們畢業生坐在前八排,我又是坐在最前一排的中間位子上。我的襟上有一朵粉紅色的夾竹桃,是臨來時媽媽從院子裏摘下來給我別上的,她說: 「夾竹桃是你爸爸種的,戴著它,就像爸爸看見你上台時一樣!」
爸爸病倒了,他住在醫院裏不能來。
昨天我去看爸爸,他的喉嚨腫脹著,聲音是低啞的。我告訴爸,行畢業典禮的時候,我代表全體同學領畢業證書,並且致謝詞。我問爸,能不能起來,參加我的畢業典禮?六年前他參加了我們學校的那次歡送畢業同學同樂會時,曾經要我好好用功,六年後也代表同學領畢業證書和致謝詞。今天,「六年後」到了,我真的被選做這件事。
爸爸啞著嗓子,拉起我的手笑笑說:「我怎麼能夠去?」
但是我說:「爸爸,你不去,我很害怕,你在台底下,我上台說話就不發慌了。」
爸爸說:「英子,不要怕,無論甚麼困難的事,只要硬著頭皮去做,就闖過去了。」
「那麼爸不也可以硬著頭皮從床上起來到我們學校去嗎?」
爸爸看著我,搖搖頭,不說話了。他把臉轉向牆那邊,舉起他的手,看那上面的指甲。然後,他又轉過臉來叮囑我:「明天要早起,收拾好就到學校去,這是你在小學的最後一天了,可不能遲到!」
「我知道,爸爸。」
「沒有爸爸,你更要自己管自己,並且管弟弟和妹妹,你已經大了,是不是?」
「是。」我雖然這麼答應了,但是覺得爸爸講的話很使我不舒服,自從六年前的那一次,我何曾再遲到過?
當我在一年級的時候,就有早晨賴在床上不起床的毛病。每天早晨醒來,看到陽光照到玻璃窗上了,我的心裡就是一陣愁:已經這麼晚了,等起來,洗臉,紮辮子,換制服,再到學校去,準又是一進教堂被罰站在門邊,同學們的眼光,會一個個向你投過來,我雖然很懶惰,卻也知道害羞呀!所以又愁又怕,每天都是懷著恐懼的心情,奔向學校去。最糟的是爸爸不許小孩子上學乘車的,他不管你晚不晚。
有一天,下大雨,我醒來就知道不早了,因為爸爸已經在吃早點。我聽著,望著大雨,心裡愁得了不得。我上學不但要晚了,而且要被媽媽打扮得穿上肥大的夾襖(是在夏天!),和踢拖著不合腳的油鞋,舉著一把大油紙傘,走向學校去!想到這麼不舒服的上學,我竟有勇氣賴在床上不起來了。
等一下,媽媽進來了,她看我還沒有起床,嚇了一跳,催促著我,但是我皺緊了眉頭,低聲向媽哀求說: 「媽,今天晚了,我就不去上學了吧?」
媽媽就是做不了爸爸的主意,當她轉身出去,爸爸就進來了。他瘦瘦高高的,站在床前來,瞪著我:「怎麼還不起來,快起!快起!」
「晚了!爸!」我硬著頭皮說。
「晚了也得去,怎麼可以逃學!起!」
一個字的命令最可怕,但是我怎麼啦!居然有勇氣不挪窩。
爸氣極了,一把把我從床上拖起來,我的眼淚就流出來了。爸左看右看,結果從桌上抄起雞毛撣子倒轉來拿,藤鞭子在空中一掄,就發出咻咻的聲音,我挨打了!
爸把我從床頭打到床角,從床上打到床下,外面的雨聲混合著我的哭聲。我哭號,躲避,最後還是冒著大雨上學去了。我是一隻狼狽的小狗,被宋媽抱上了洋車──第一次花五大枚坐車去上學。
我坐在放下雨篷的洋車裡,一邊抽抽答答的哭著,一邊撩起褲腳來檢查我的傷痕。那一條條鼓起的傷痕,是紅的,而且發著熱。我把褲腳向下拉了拉,遮蓋住最下面的一條傷痕,我最怕被同學恥笑。
雖然遲到了,但是老師並沒有罰我站,這是因為下雨天可以原諒的緣故。
老師教我們先靜默再讀書。坐直身子,手背在身後,閉上眼睛,靜靜的想五分鐘。老師說:想想看,你是不是聽爸媽和老師的話?昨天的功課有沒有做好?今天的功課全帶來了嗎?早晨跟爸媽有禮貌的告別了嗎?……我聽到這兒,鼻子抽達了一大下,幸好我的眼睛是閉著的,淚水不至於流出來。
正在靜默的當中,我的肩頭被拍了一下,急忙的睜開了眼,原來是老師站在我的位子邊。他用眼勢告訴我,教我向教室的窗外看去,我猛一轉頭看,是爸爸那瘦高的影子!
我剛安靜下來的心又害怕起來了!爸為什麼追到學校來?爸爸點頭示意招我出去。我看看老師,徵求他的同意,老師也微笑的點點頭,表示答應我出去。
我走出了教室,站在爸面前。爸沒說什麼,打開了手中的包袱,拿出來的是我的花夾襖。他遞給我,看著我穿上,又拿出兩個銅板來給我。
後來怎麼樣了,我已經不記得,因為那是六年以前的事了。只記得,從那以後,到今天,每天早晨我都是等待著校工開大鐵柵校門的學生之一。冬天的清晨站在校門前,戴著露出五個手指頭的那種手套,舉了一塊熱乎乎的烤白薯在吃著。夏天的早晨站在校門前,手裡舉著從花池裏摘下的玉簪花,送給親愛的韓老師,她教我跳舞。
啊!這樣的早晨,一年年都過去了,今天是我最後一天在這學校裏啦!
噹噹噹,鐘響了,畢業典禮就要開始。看外面的天,有點陰,我忽然想,爸爸會不會忽然從床上起來,給我送來花夾襖?我又想,爸爸的病幾時才能好?媽媽今早的眼睛為什麼紅腫著?院裏大盆的石榴和夾竹桃今年爸爸都沒有給上麻渣,他為了叔叔給日本人害死,急得吐血了,到了五月節,石榴花沒有開得那麼紅,那麼大。如果秋天來了,爸還要買那樣多的菊花,擺滿在我們的院子裏,廊簷下,客廳的花架上嗎?
爸是多麼喜歡花。
每天他下班回來,我們在門口等他,他把草帽推到頭後面抱起弟弟,經過自來水龍頭,拿起灌滿了水的噴水壺,唱著歌兒走後院來。他回家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澆花。那時太陽快要下去了,院子裏吹著涼爽的風,爸爸摘下一朵茉莉插到瘦雞妹妹的頭髮上。陳家的伯伯對爸爸說:「老林,你這樣喜歡花,所以你太太生了一堆女兒!」我有四個妹妹,只有兩個弟弟。我才十二歲。……
我為什麼總想到這些呢?韓主任已經上台了,他很正經的說:
「各位同學都畢業了,就要離開上了六年的小學到中學去讀書,做了中學生就不是小孩子了,當你們回到小學來看老師的時候,我一定高興看你們都長高了,長大了……」
於是我唱了五年的驪歌,現在輪到同學們唱給我們送別:「長亭外,古道邊,芳草碧連天。問君此去幾時來,來時莫徘徊!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,人生難得是歡聚,惟有別離多……」
我哭了,我們畢業生都哭了。我們是多麼喜歡長高了變成大人,我們又是多麼怕呢!當我們回到小學來的時候,無論長得多麼高,多麼大,老師!你們要永遠拿我當個孩子呀!
做大人,常常有人要我做大人。
宋媽臨回她的老家的時候說:「英子,你大了,可不能跟弟弟再吵嘴!他還小。」
蘭姨娘跟著那個四眼狗上馬車的時候說:「英子,你大了,可不能招你媽媽生氣了!」
蹲在草地裏的那個人說:「等到你小學畢業了,長大了,我們看海去。」
雖然,這些人都隨著我的長大沒有了影子了。是跟著我失去的童年一起失去了嗎?
爸爸也不拿我當孩子了,他說:「英子,去把這些錢寄給在日本讀書的陳叔叔。」
「爸爸!──」
「不要怕,英子,你要學做許多事,將來好幫著你媽媽。你最大。」
於是他數了錢,告訴我怎樣到東交民巷的正金銀行去寄這筆錢
──到最裏面的檯子上去要一張寄款單,填上「金柒拾圓也」,寫上日本 橫濱的地址,交給櫃台裏的小日本兒!
我雖然很害怕,但是也得硬著頭皮去。這是爸爸說的,無論什麼困難的事,只要硬著頭皮去做,就闖過去了。
「闖練,闖練,英子。」我臨去時爸爸還這樣叮囑我。
我心情緊張的手裡捏緊一卷鈔票到銀行去。等到從最高台階的正金銀行出來,看著東交民巷街道中的花圃種滿了蒲公英,我高興的想:闖過來了,快回家去,告訴爸爸,並且要他明天在花池裏也種滿了蒲公英。
快回家去!快回家去!拿著剛發下來的小學畢業文憑──紅絲帶子繫著的白紙筒,催著自己,我好像怕趕不上甚麼事情似的,為甚麼呀?
進了家門來,靜悄悄的,四個妹妹和兩個弟弟都坐在院子裡的小板凳上,他們在玩沙土,旁邊的夾竹桃不知甚麼時候垂下了好幾枝
子,散散落落的很不像樣,是因為爸爸今年沒有收拾它們──修剪、捆紮和施肥。
石榴樹大盆底下也有幾粒沒有長成的小石榴;我很生氣,問妹妹們:「是誰把爸爸的石榴摘下來的?我要告訴爸爸去!」
妹妹們驚奇的睜大了眼睛,她們搖搖頭說:「是它們自己掉下來的。」
我撿起小青石榴。缺了一根手指頭的廚子老高從外面進來了,他說: 「大小姐,別說什麼告訴你爸爸了,你媽媽剛從醫院來了電話,叫你趕快去,你爸爸已經……」
他為什麼不說下去了?我忽然覺得著急起來,大聲喊著說:
「你說什麼?老高。」
「大小姐,到了醫院,好好兒勸勸你媽,這裡就數你大了!就數你大了!」
瘦雞妹妹還在搶燕燕的小玩意兒,弟弟把沙土灌進玻璃瓶裡。是的,這裡就數我大了,我是小小的大人。我對老高說:「老高,我知道是什麼事了,我就去醫院。」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鎮定,這樣的安靜。
我把小學畢業文憑,放到書桌的抽屜裏,再出來,老高已經替我雇好了到醫院的車子。走過院子,看那垂落的夾竹桃,我默唸著:
爸爸的花兒落了,我也不再是小孩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請完成一篇800字以上閱讀心得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一一 的頭像
一一

虛構的筆記本

一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6226
  • 母愛人人讚嘆,卻很少人會注意到父愛的存在。「父愛如傘,為你遮風擋雨;父愛如雨,為你濯洗心靈;父愛如路,伴你走完人生」著名的作家高爾基曾這樣說過。作者的父親嚴厲苛刻,他說的每一句話,就像是一根無形的鞭子,鞭策她走在正確的方向。 我們的父親總是不會直接的表達他對我們的愛,就算是打,是罵,孩子還是父母心頭的一塊肉,無法分離的一塊肉。我們每天都會受到爸爸媽媽的管教,都會聽到他們的叮囑,總是會不耐煩的敷衍了事,但要是真的哪一天,我們再也聽不見這些話,這些平日聽來最無聊的話,生活又會變得怎樣呢?
    我有一位溫和的父親,愛開玩笑的父親,總是不會對我們發脾氣,但做起事來卻特別認真。那是一個在上海、氣候悶熱的下午,微微打開的落地窗吹進暖暖的風,我和哥哥趴在木頭地板上,手裏拿著當時最愛的玩偶公仔,激烈的「對打」,這是二年級的我最愛的遊戲。就在打的互不相讓的時候,「你犯規!」哥哥喊到,「沒有!」我當然不會乖乖就範。我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吵著,最後甚至是扭打在一起。哥哥五年級,人高馬大,一下就把我制伏了。手足無策的我只好上演了看家本領,就是哭。這一哭,驚動了睡午覺的爸爸,爸爸馬上前來查看,一開始還是溫和地勸我,最後實在是無法容忍我的任性,開始罵我,我越是被罵,越是嚎啕大哭,哭的撕心裂肺,爸爸是真的生氣了,伸手往我身上打,儘管一點都不痛,我還是到房間裏默默地哭,哭到睡著了。睡夢裏,我聽到了聲響,當我悄悄的睜開眼,看到是爸爸時,又馬上閉上眼睛裝睡。我能感覺到爸爸把棉被蓋在我身上的溫度,也感覺到爸爸把被子拉了拉,我頓時感覺到無比慚愧,卻也沒有勇氣再去道歉。
    這件事就這樣無聲無息地落幕了,至今我還歷歷在目,我有無限的感慨和揮之不去的內疚,我從沒見過爸爸發這麼大的脾氣,這是爸爸到現在最後一次打我了。再過不久,我就要和當時的作者一樣畢業了,是啊,我們都該長大了,都該揮別天真無知的童年,都應該不像之前那麼任性,也應該懂得珍惜與父母相處的每一秒鐘,不能因為他們的管教就生氣耍賴,而不知道他們有多愛我。
    我想我們都應該去好好愛他們了,應該懂得愛惜當下,也應該長大了。
  • 6122恬仔
  • 在許多孩子的印象中,媽媽,是在家裡煮飯的人;爸爸呢?是去外面上班的人,因此,在許多人的印象中,爸爸和媽媽比起來,好像就比較疏遠了。但在此文中,父親,是令作者最印象深刻的人。
    回憶中,父親是最嚴格的人,也是最愛作者的人,作者用細膩的文筆,輕柔的把父親對她的愛寫了下來,。要畢業了,繫上父親種的夾竹桃,雖然他不能來,但這樣子他彷彿就在我身邊,可見,作者的父親,把它對作者的愛,種進了花朵中,之所以始作者有這般感受。或許,美麗的花兒,就是父親眼中的孩子吧!那朵細在衣槿上的夾竹桃,代表著父親對作者的愛,還有....僅剩的生命。作者的父親能用僅剩的生命,活到作者的畢業典禮結束,或許,就是要親眼看著他的女孩如心願般的成為一個大人,或許,他要看看,成為大人的作者,會如何面對父親的意外吧!
    一個人對你的愛,往往要等到失去了,或過去了,才會明白。我爸,雖然不如作者的父親般要求嚴格,但我知道,他也是愛我的,常常,向他發脾氣,把家裡搞得天昏地暗,人仰馬翻,在家裡打球,偷玩相機,都把氣得要命,但但在想想想,反覺得有點對不起他。小時候,坐在他背上騎馬,情人節,送我巧克力,還常帶我去公園打球。我爸,是個有趣的人,作者的父親用打,罵,或教訓,給作者一種間接的愛,但我爸,他給我的是安全感和充實感,在我心目中,他永遠是一道高高的,屹立不搖的城牆。
    母親的愛,往往用言語表達,父親的愛,則是用行動來表達。那朵,垂下的夾竹桃,用光了精力,垂下來了,就像,父親的,生命,垂下來了,為什麼,最後一天,才突然想起他種種的好?因為人總是到了最後一刻,才懂得珍惜,有部影片,名叫''光之塔''影片中的父親,也深愛自己的孩子,孩子大了,就自己出去闖盪世界,留下年老的父親,和一座燈塔...,等到孩子子賺了大錢,才回家看父親,但當時,父親嚥下最後一口氣...,而那座燈塔的光,也滅了,片中的小男孩,不懂得珍惜和父親在一起的時間,就像童年時的作者,就像我們。

    ''光之塔''參考網址: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aZdisJ4vnR8
  • 6523
  • 父母無法永遠陪伴我們,每個人終究都會如花朵般凋謝,但他們的愛會一直陪在我們的身邊,永遠存在我們的心中。
    因為賴床而被爸爸打到皮綻肉開,哭得淚流滿面,時光飛逝,一眨眼,那當初哇哇大哭的女孩已長大,即將畢業,膽小如鼠的他在面對許多事情時,經常會退縮,而父親卻告訴他:「只要硬著頭皮去做,就闖過去了。」因為這句話,讓他能夠完成許多事,他愛他的父親,但父親終究如花朵般枯萎了,此時他竟能冷靜的面對事實,因為他明白:「爸爸的花兒落了,我不再是小孩子。」
    也許有許多學生曾如這故事中的作者有著同樣的親生經驗:被父母打。我雖然不曾被打,卻曾看見我的哥哥被父親用一條木板打,而當時的我只有傻傻的站著,宛如石像一樣,動也不動,但我並不是冷血無情的袖手旁觀,我並沒有做些什麼,是因為我不知道該做甚麼、說甚麼,只能呆若木雞的看著這一切。那天,我看見了哥哥疼痛腫脹、傷痕累累的雙手;看見媽媽躲在廁所裡偷偷哭泣的臉龐;看見爸爸帶著生氣卻又擔憂的表情站在陽台;也看見媽媽雙眼紅腫得拿著清涼的藥膏,溫柔的擦在哥哥手上……。那一刻,我瞬間明白了,父母即使對孩子在生氣、憤怒、失望,他們依舊愛著孩子,孩子,永遠是父母心頭上的一塊肉。其實當父母一次又一次的揮下手中的木條,不止孩子感到痛,父母的心也在淌血,甚至比孩子還痛啊!你是否發現,當父母鞭打我們時,那滴悄悄滑落的眼淚,和那隻擦拭眼淚的手?
    一個監獄的探監日,大家紛紛帶著香味四溢的山珍海味來探望在監獄裡的親朋好友,維有一個衣著簡陋、步履蹣跚的老婆婆,用他那顫抖、充滿歲月痕跡的手拿出一包包袱,遞給他那位在監獄裡的兒子,兒子接過後不由自主的流下懺悔的眼淚,因為在他手上的是一包瓜子,是母親在旅程時,一粒一粒、仔仔細細的慢慢啃出來的,每粒飽滿漂亮的瓜子都有著母親滿滿的愛。在一次的大地震,一位父親心急如焚的跑到了兒子所讀的小學,但映入眼簾的,卻是已被夷為平地的校園,這位父親開始不顧危險的在瓦礫堆中挖掘,一心一意的只想把兒子救出來,不管消防隊員的勸言;不管他人的冷言冷語;不管雙手傳來的陣陣疼痛和不斷溢出的血,他只想知道自己的兒子生還是死,最後皇天不負苦心人,這位父親終於成功的救出兒子了。藉由上述的兩個故事,讓我們明白:父母的愛是無私奉獻的,是包容寬大的,是無怨無悔的,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美妙事物。
    每分每秒每一刻,時間從來不等人的滴滴答答跑走了,當我們滿心歡喜、滿懷期待的迎接成長,充滿喜悅的面對長大時,父母也在慢慢接近死亡,當我們像嬰兒般在父母的防護罩裡無憂無慮的生活時,是否有想過:父母不可能無時無刻、永永遠遠的和我們在一起,為我們架起安全的防護罩?再偉大的花朵也有枯萎的一天,到時候嬌生慣養的我們又該怎麼辦呢?所以現在就應該慢慢的學會獨立,不要成為啃老族,獨立,並不代表要像蒲公英的種子一樣,飄離父母身邊,而是代表要學會處理更多的事,學會照顧自己,學會做自己。
    花兒雖會凋零,但他的種種依然會永遠在我們心中,永不消失……。

    參考資料:書本(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)